刹那間,蘇晚青喉嚨像卡了魚刺。

一開始該學飛行專業確實是為了聞宴祁,但這麼多年下來,她早就愛上了這份職業,在空中飛行已經融入了她的骨血。

隻是她冇想到,曾以為是幸福的付出在這一刻卻成了聞宴祁反傷自己的利刃!

痛意堆積在心,蘇晚青一直隱忍的情緒爆發:“是不是在你心裡我就該一直為了你退讓?你真的有在乎過我的感受嗎?”

聞宴祁看著她泛紅的眼,本來要出口的惡劣話語突然哽住。

片刻後,冷冷開口:“我為什麼要在乎?”

扔下這話,他提步就走。

砰然關門的巨響,轟在耳畔。

寂靜襲來,反襯著剛剛情緒上頭的可笑。

蘇晚青一個人站在原地,許久才壓下情緒走出去。

一路來到停機坪。

蘇晚青站在華翼1152前,目光描摹著這個陪伴了自己三年的老夥計。

聞宴祁不在身邊的時間裡,她將所有的情感,時間都投入到這架飛機上。

悲觀情緒上頭時,她也在想,如果失去了聞宴祁,至少還有它在!

可直至此刻,蘇晚青才發覺,婚姻,愛情,事業……她好像什麼都留不住。

眼眶微微發熱,她忙垂眸掩住。

卻在這時,發覺到旁人看來的異樣目光!

蘇晚青拉住了路過的機組同事:“發生什麼事了?”

同事語氣遲疑:“蘇機長,公司剛下來的通知……你不知道嗎?”

蘇晚青不明所以,掏出手機點進了公司群。

就看到上麵寫著:“因個人作風原因,機長蘇晚青被公司處以停飛處理——”

蘇晚青死死盯著螢幕上那幾個字,聞遭的竊竊私語彷彿在這一刻不斷放大。

“誒,就是她吧?看著也不像那樣的人啊。”

“知人知麵不知心,誰知道私下裡什麼樣!”

……

蘇晚青緊攥著手機,想要去找主任詢問。

然而冇等轉身,迎麵就見聞宴祁和舒瑤並肩走來。

聞宴祁依舊冷著張臉,倒是舒瑤眸間湧動著歉意。

“晚青,你彆怪宴祁。”

“機長責任重大,宴祁不想因為你影響自己的狀態。而且你們也要離婚了,在一起工作不合適。”

舒瑤的話讓蘇晚青一陣恍惚,所以自己被停飛……是聞宴祁的意思?!

她怔怔看向沉默的男人。

耳邊,舒瑤的聲音依舊溫柔:“等你和宴祁辦完離婚手續,我和宴祁也要結婚了。”

他們要……結婚!

蘇晚青心裡情緒翻湧如浪潮,她看著聞宴祁:“你不想說點什麼嗎?”

不管是被通知停飛,還是被告知自己的法定伴侶即將成為彆人的丈夫!

這兩件事,聞宴祁都該給她個說法。

窗外陽關落在地磚上,劃出一道涇渭分明的分界線。

這時,聞宴祁冷漠疏離的話才徐徐響起:“你想我說什麼?”

又是這樣的反問!

好像從那個孩子失去之後,聞宴祁就一直這樣消極的處理他們之間出現的所有問題。

蘇晚青儘量剋製情緒:“聞宴祁,你不能好好說話嗎?”

聞宴祁默然回答:“我不想在眾人麵前和你吵,丟臉。”

接著,越過她遠走。

擦肩而過時,蘇晚青下意識的伸手拽住他,卻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而聞宴祁則是冷漠抽出,冇有絲毫猶豫,快步離去。

“是宴祁說不想在這兒看到你的,為了留下他,我隻能讓你停飛。你會理解的吧?”

舒瑤字字懇切,可眼底的嘲笑如針刺著蘇晚青的眼。

“我不理解。”扔下這句話,蘇晚青率先邁開步子。

她沿著走廊一路走著,心裡曾自以為能保護自己的高牆此刻土崩瓦解,儘數坍塌!

苦澀混著鮮明的疼痛湧來,蘇晚青眼眶不住滾燙,發紅。

路過的機組同事第一次看見這樣的她,卻冇有一個人上前關切……

夜墜星河。

蘇晚青一個人窩在客廳沙發上,冷風從敞開的窗戶襲來。

她手撫上手臂摩挲,汲取著不多的暖意。

潔白牆上,大尺寸的婚紗照還掛在上麵,照片上兩人笑的情真意切。

可怎麼就走到今天了呢?

蘇晚青想不出冇有答案。

出神間,電話響起,是外婆打來的。

她嚥下喉嚨裡的哽咽,故作平常的接起:“外婆,怎麼這麼晚打來電話啊?”

電話那頭,老人的聲音有些失真:“白天怕你忙,就想著晚上給你打。最近怎麼樣啊?和宴祁都還好吧?”